※編劇腦洞梗

 

 

【Free!/真遙】追尋

 

 

「岩鳶站、岩鳶站到了,請下車的旅客小心腳下。」

 

廣播聲機械式響起,在列車完全停下後,一個高大的成年男子拎著簡便的行李,小心翼翼地踏出車門,那道聲音又再腦海中浮現了。

 

『真琴。』

 

「唔,要往哪走呢……」

有些困擾地望著在掌心中顯得小巧的紙張,上面只有幾條路線和特殊標誌,連個路名都沒有,他看了老半天還是摸不著頭緒。

嘛、算了,還是邊走邊問吧。

想是這樣想,腳卻像有意識地往某個方向走去。

已經好幾次了。

從東京搭上新幹線開始,他就一直處在隨直覺前進的狀態下,或者要說是潛意識的指引也不為過。

他一邊想著,本來就不算快的步伐,在來到某地時停了下來。

海浪一波波打上岸,留下潮濕的痕跡又褪去。黃澄澄的太陽掛在海的水平線上,似乎再過沒多久就要沉入海中了。

 

好熟悉的景色,他來過這裡嗎?

還是說,他跟『誰』一起來過這裡?

 

「真琴……?」

 

背後傳來略帶遲疑的叫聲,他在轉身的瞬間猛然瞪大眼,許許多多片段的回憶一齊湧上,在他理解到那代表什麼前,稱呼迅速脫口而出。

 

「遙!」

 

好像他已經喊了千百次,牢牢刻印在心底一樣,但事實並非如此。

他全忘了。

名為橘真琴的男子,在大四畢業那一年出了很嚴重的車禍,從死神手裡逃出來的他,全都忘了。

 

 

從進屋到現在,真琴一直望著在廚房忙碌的遙的背影。

套上深藍色、前面繪有海豚圖案的圍裙,看起來明明就不像女人般纖細,卻能引起他擁住眼前人的欲望。

「真琴。」

直到遙的聲音傳來,真琴才發現自己在不知不覺中付諸行動,從背後抱住遙,還把下巴枕在他肩膀上了。

「啊、抱歉。」慌慌張張放開他,真琴回到和廚房只有一門相隔的客廳坐好。

「沒什麼。」

遙一句簡單的話讓他呆滯了幾秒。這種親暱的姿態如果在對方眼中不算什麼的話,那是不是表示──

 

「我們的關係應該不只是青梅竹馬吧?遙。」

 

端著一鍋什麼走進客廳的遙瞄了他一眼,沒有回答。

不知道為什麼,即使對方仍舊面無表情,真琴卻能知道那背後代表的是肯定的答案。

 

他突然有點害怕。

「對不起,我、我都不記得了。」

「嗯。」

已經聽他說過原委的遙很淡定,沒有如他人一臉驚訝地問東問西,然後試圖喚起他的記憶。

「先吃晚餐吧。」

遙說著,一邊動手打開鍋蓋,撲鼻的香味一起湧出來,挑動真琴的味覺和嗅覺神經。

 

咖哩?

是他最喜歡的料理,可是『直覺』告訴他遙喜歡的並不是這道。

 

「青花魚呢?遙想吃青花魚我也不討厭喔。」

「……你總是這樣。」

「咦?」

 

不理會真琴的疑問,遙將手中預先準備好的碗筷遞給他。真琴順手接過,還在思考遙剛才略帶不悅的原因。

 

一頓飯就在兩人各有所思的情況下結束了。

收拾好碗筷,遙準備通通拿到洗碗槽清洗,一雙大掌適時地阻止他,「還是我來吧。」

沒有異議的遙也任他走到廚房,順便東張西望一番。任何景像都有可能成為真琴記憶復甦的原因,多走動總是好的。

 

「這裡還有另一件圍裙吧?深綠色、虎鯨圖案。」

聽到廚房傳來的詢問聲,遙實在很懷疑,「你真的失憶了?」

「哈哈,抱歉抱歉,讓遙困惑了嗎?只是我待在這裡就有好多回憶湧上來。」

把最後一個洗乾淨的盤子堆到旁邊,真琴擦乾手,走到遙身旁坐下。

 

「家人是在我出車禍那年為了方便照顧我才搬到東京去,遙呢?怎麼沒有來找我?」

他跟自己家裡的關係也不錯,多少會聽到他出事的事情吧?

「沒必要。」將頭撇到一旁,遙的口氣有些不自然。

「呵呵。」

想必是聽到他重傷,不忍心見到他變成很慘的樣子吧。又或許是想說以後還可以見面,讓他好好養傷,不急著一時見面。

只是沒想到他會失去記憶,手機在車禍中摔壞,失聯了好幾年。

 

遙在這方面特別容易受傷呢。

伸手摟住遙的肩膀,真琴翠綠色的眸子筆直地凝視他。

 

「我可以留在這裡嗎?」

「隨便你。」

 

又是略嫌冷淡的眼神,但他能從中讀出激動和閃爍著興奮的光芒,只有他看得到,其他人可無法看見。

啊、他知道了。

 

他們不只是青梅竹馬,還是親密無比的『戀人』。

 

得到正確答案的真琴心臟止不住地瘋狂跳動,片段的回憶跟著再度湧上。把遙整個人帶進懷裡,他抱著他,緩緩閉上眼睛。

 

 

「遙,我回來了。」

 

 

 

 

× 後日談 ×

 

 

身為上班族的真琴從東京總公司請調回岩鳶附近的分公司,和身為游泳俱樂部教練的遙住在一起,每天通勤上班,沒多久就完全恢復記憶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END.

編劇你敢開妄想的虐梗,我就敢補完HE後續(ノ・ω・)ノヾ(・ω・ヾ)

 

小沐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晴空盪漾

晴沐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